一梦千秋

梦想总是遥不可及

千里黄云白日矄

记忆从愕然与麻木开始
我听到了风声
风,不是轻柔扬起衣角的缱倦微缈
而是数九寒冬里
宛如大浪挟裹泥沙,使人在其中颓然欲倾的朔风霜雪
但是,不该是这样的
且不论我现在所处并非旷野,单是这样的寒冬,自打离开濮阳,便久已未见
尖啸与低吟,一通在耳边回响,夹杂着倾盆的雨声
为什么,是雨?
冬夜本不该有雨
白色的八角结晶在空中纷纷而下,即使狂风也不曾使其改变的姿态
若是有雪花扬起在风中,穷冬烈风也仿佛放慢了脚步
悠悠然落下的白色碎片会覆盖大地,会抚平人心,也会传递战胜怒风的力量
像他
能够抵抗冬夜霜风的,理应是雪
我第一次见到他,就是在这样一个冬天

【World6、West无差】刻板印象

World6,陈裕添,OMG打野,前UP打野,再前VG打野
West,陈龙,GTADC,前WEF上单(之前的ID是CCCLLL)

UP和WEF去年春季赛一起降级了

* 兄弟,一起保级吗。

如果不是一模一样的名字和ID,陈龙是不愿意相信对面那个因为输了比赛,懊恼的低垂着眼眸和自己握手的打野,就是去年一起挣扎在LSPL保级边缘的难兄难弟的。
讲道理这差别也太大了吧?
去年因为一直沉沦在保级区,陈龙对上游激烈争夺晋级名额的队伍其实没有太多关注,反倒是对身边有真切利益相关,一同为留在LSPL挣扎的“战友”战队了解更多。
作为上单,自然更多的与各队上野见面,其中就包括了这个从LPL被下放到这里的“世界妹妹”。
说来也...

淇则有岸


即使是畜生也会认输

这已经是李元浩今天晚上第无数次扭过头去看着远处的那张桌子了。

座位的安排让一队和二队的位置离得有些远,但即便如此,李元浩依然可以准确的找到远处缩在椅子里的消瘦身影,以及那人身边动作过于亲昵到让他觉得无比碍眼的男人。

“兄弟,好好吃饭行不行?”刘世宇再次转头看了看二队的方向,伸手想大力把李元浩拍醒,但对方脸上的表情让他最终还是于心不忍,轻轻拍了拍李元浩的后背以示提醒。

“行啦,别盯着人家看啦,本来不也是你……哎算了我不说了,你好自为之。”刘世宇对他的窝囊兄弟翻了个白眼,决定不再管他。

盯着对方的视线已经可以说是毫无遮掩,但一直沉迷打闹的两个人根本没有分出一丝的注意力朝他这个方向,因...

大寒尚有蝉

ι和哥哥χ住在联邦,偏远的小村庄挨着同盟的国土。

联邦和同盟之间的战争已经打响了,哥哥被征调入伍。

同盟的军队打入了ι所在的村庄,供养军队的任务落到了村民的头上。

分属ι的士兵是年轻的ψ。ψ在曾经也有一个妹妹,本应和ι一般大,早夭。

ι和ψ度过了一些普普通通的日子,ψ将ι看做自己的妹妹,但是ι却常常想念自己的亲哥哥。

ι在ψ随身的军牌上看到了ψ记录的曾手刃的敌人的名字,χ赫然在列。

ι在ψ睡觉时反锁了房门,点起大火将房子付诸一炬。

火光引来了ψ的长官。

“对,我杀了他。”

“您知道吗?我有一个哥哥。”

ι被愤怒的士兵处决了。

ψ从远处呼喊着ι的名字回来了,“ι?家里没事吧...

白露为霜

我最开始见到你的时候,确实是心跳加速的,但是,是被枪声震的
你问我为什么会救你?因为你那个样子,真的太傻了
你说你走就走吧,你怎么还回来呢
你来找我,不怕被发现么。以后我去找你吧
走,我们去骑马
你没有告诉过你你手下的人吗,我们小队的人可是都知道你了
混蛋你能不能别跟我犟
要打起来了,知道吗
没事我不跑,我陪着你
最后一次见到你,是在和初遇时一样的炮火里,而从此以后,我的世界大概是黑白的了吧

需要我教你怎么间接接吻吗

间接接吻
“陈信宏你有水吗,渴死林北了。”体育课一下课,温尚翊照例推开吉他社的门,果然不出意料地看到了坐在窗边发呆的某人。“你又不去上课,老是不学习联考怎么办。”明明知道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,但还是忍不住去逗逗他们的社长。
“哎体育课啊,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能晒太阳。”
满意地看到觉得被冤枉的人朝他扁扁嘴,装作生气地瞪了他一眼,然后才转身从书包里掏出一瓶可乐递给他。
“谢啦。”接过可乐猛灌了一大口,让夏日炎热的空气被冲散后,温尚翊仍然没有放弃亏陈信宏的机会。“你是正妹吗还嘟嘴咧,可.爱.的.阿宏?”
“欸你喝不喝啊你,不喝还我。”正妹开始了一波反击,扑向对面的人打打闹闹的抢起了可乐。
“哎嘿就是不给你。”温尚...

一辈子有多少的来不及,发现已经失去最重要的东西,恍然大悟早已远去,他们说这就是人生,试着体会,试着忍住眼泪,还是躲不开应有的情绪。

夜尽天明X白色月牙


“退役的时候,我以为我已经不会再见到你了”

“那么这是最后一次的对决了,不要,放水哦”

白色月牙看着屏幕上和原来完全不同的,精致的3D人物,却奇怪的找到了以前的感受,仿佛回到了以前那些和兄弟们呆在一起的时候,和,以前面对的对手。

耳边依然是键盘清脆的敲击声,但是,再也回不去从前了。

随着游戏的载入,白色月牙定下了心神,“这一次,让你看到我的实力,让你记住我。”

屏幕上的人物飞快的闪烁着,一个个技能的光影划过,白色月牙看着夜尽天明的血条一点点的下滑,最后停在了0。


这一次,是我赢了呢,却,赢不到你。

————...

阳光

    在刚加入IG的时候,陈新霖没有想到过,自己会在IG呆这么长的时间,会被称为电竞资格最老的选手之一,会有人把自己称为中国第一打野。

    就像他没有想到,自己会喜欢自己的队友,那个队里看起来和自己没什么交集的小孩子。

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射可可,对陈新霖来说,不再是三个简单的字符,不再是一个听说过的人,甚至不再简单的是自己的队友。

    又从什么时候开始,愿意把东西借给他,悄悄的和他一起在夏天穿长袖的队服,看见他吵着和别人双排的时候,心里会不开心,但又不敢...

跟风一发!本命!

©一梦千秋 | Powered by LOFTER